第一百五十三章:责问

作者:妖月夜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不死武皇最新章节!

    “你猜?”姜辰回头一笑。

    这让叶馨雨微微蹙眉。

    不过,她很快便是恍然了。

    这种事情,乃是个人秘密,自然不能轻易说。

    再者,瞧姜辰那脸上的笑容,她心中也明白,眼前的少年,得到了寒脉之灵。

    至于其他人,则是被姜辰这一笑闹得心痒难耐。

    叶峰主瞅了一眼姜辰,旋即也是微微一笑。

    在他看来,不管姜辰有没有获得寒脉之灵,他能活着出来,已经是万幸了。

    至于叶飞等人,那心中有的只是羡慕。

    莫说寒脉之灵,仅仅是姜辰获得的寒灵封天柱就是一个逆天机缘了。

    何况,他还是第一个进入禁地的人,想必得到了不少的天地灵萃。

    不过,因为忌惮姜辰的手段,叶飞等人倒是没有提及寒灵封天柱。

    毕竟,若是在此时提及此事,很容易牵扯到他们。

    此时,天妖谷和寒灵谷的人则是带着满脸忧伤离去。

    因为这两脉在祭台上的人全部被灭,他们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哎,看来得等回到谷中请几位长老出面,才能查出当初发生什么事情了!”

    两方的人都一脸无奈。

    对于天云禁地发生的事情,他们也是感到好奇。

    而当几大势力的人离开后,天云禁地被彻底冰封,那散发出的气息,让人忌惮。

    姜辰回到宗门内,立即引来了许多宗门弟子的迎接。

    他们已经知道了天云禁地发生了变故。

    关于叶浩辰和南宫旗的死,这两脉的长辈都感到悲伤。

    一处大殿内,叶馨雨,叶飞,以及一些天才被唤来。

    大殿首位,叶宗主,南宫腾等人赫然在列。

    “什么,浩辰和南宫旗要对姜辰出手?”大殿左侧,六长老叶蒿听得此事后,那眉头紧紧一皱。

    “这怎么可能!”旁边,四长老南宫烈那眉头紧锁。

    他眸光阴沉,并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一定是浩辰与姜辰争夺寒灵封天柱时被杀!”叶蒿说道。

    “不错,姜辰,同门竞争,在所难免,可是,你怎么能下此毒手?”南宫烈一脸冷厉的质问道。

    南宫旗……

    这可是个天才,在当代,南宫一脉的后辈当中,除了南宫星辰,也就南宫旗还算是一个人物了。

    而南宫星辰,属于另外一脉。

    南宫旗则是他南宫烈这一脉的人!

    可是,此时南宫旗却死了!

    这让得南宫烈这一脉损失惨重,很难与其他脉系的人相争。

    这让愤怒无比,已经要接近恼羞成怒了。

    不仅是他,叶蒿也是一脸冷厉。

    同样,叶浩辰的死,对于他们这一脉而言,也是巨大的损失。

    “浩辰和小旗子都是我南云宗的当代天才,如此人物,就算略有小错,冒犯了你,也不该下如此狠手,何况,你还是门中长辈,怎能如此狭隘?”在大殿内,一个眸光凌厉的长老瞅向姜辰,那话中语气尽是不满。

    “即为同门,便当相互扶持才是,你怎能下此狠手!”旁边的长老一个个满脸不满的质问着姜辰。

    这些人本来就对姜辰的到来感到不满,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把柄,他们又岂会错过这么一个机会?

    一时间,大殿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南宫腾和叶南天眸子微眯,并没有急着开口。

    大殿内,叶飞等人却是心思各异。

    “看来,这四长老和六长老是不肯善罢甘休了!”

    “这姜辰杀了他们的后人,他们自然会记恨上!”许多青年心中暗忖。

    “哈哈,诸位长老又不在现场,怎么知道当时发生的事情?”面对几位长老的质问,姜辰朗声一笑,显得淡定从容,在他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连神灵都见过的他,又岂会被这些人的气势给吓到?

    “事已至此,你还想狡辩么?”六长老叶蒿沉声道。

    “怎么,六长老是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本座么?”见这叶蒿态度如此强势,姜辰眸光一凝,瞅向此人,淡淡的说道,在他那眸子当中也有着些许寒光闪烁,看样子,这老家伙,是想要仗势欺人啊!

    若是普通人,面对这种通天境强者的质问,早就心胆俱碎了,根本就没有能力为自己辩解。

    这让姜辰愤怒!

    若让他再修炼个十年,岂容这老家伙在此呵斥?

    “叶蒿,姜辰乃我宗开山老祖的弟子,你虽为长老,可说话时,也得注意一点语气!”叶南天眸光一凝,沉声道。

    他自然是知道这些长老的想法。

    也是因为他们门下的确死了天才,刚才叶南天才没有开口就是想给这些长老一个发泄怨气的机会。

    可是,若是太过了,就乱了规矩。

    所以,叶南天及时开口。

    闻言,叶蒿眼皮直跳,心中尽是不忿。

    “姜辰,你把当时的情况详细说来便是。”旁边,南宫腾那眸光睥睨,颇具威严的说道。

    “是!”姜辰点头。

    旋即他眸光掠动,扫向众人,说道,“当初本座率先进入祭台,获得了寒灵封天柱,随后三方势力的人姗姗来迟,天妖谷和寒灵谷的人认出了此物,皆想掠夺,谁知道,这南宫旗与叶浩辰非但不第一时间站在本座这一边,反而忤逆犯上,欲上前夺宝,甚至他还蛊惑同门弟子与之一起出手。”

    “如此大逆不道的弟子,留之何用?”

    “所以,本座在解决了寒灵谷和天妖谷的人后,便准备为南云宗清理门户,谁知那南宫旗贼心不改,还想偷袭本座,本座一怒之下,便将之轰杀,此事馨雨丫头和叶飞他们都在场,皆可证明!”姜辰淡淡的说道。

    哪怕是面对南云宗的长老,姜辰都不亢不卑,无所畏惧。

    若南云宗容不下他,他离开便是。

    他就不信,这浩瀚天地,还没有他姜辰的容身之所。

    “这家伙,年纪轻轻,就一口一个本座,简直是目中无人!”只是,姜辰的话让几个长老不忿。

    可是,叶南天却微微点头。

    他能看出姜辰骨子里的自信。

    一个后辈,能这么快适应这个身份,而不是卑躬屈膝,和那些长辈虚与委蛇,足以说明他的心志。

    南宫腾也是微微点头。

    若是对任何人都唯唯诺诺,那还是什么奇才?

    一个万古奇才,便当有万古奇才的气质才是。

    “馨雨,姜辰说的可是真的?”在微微点头后,叶南天眸光一凝,瞅向了大殿之内的叶馨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